楚狂人

一条坑底咸鱼。

[佐鸣]情人节

*懒得想标题,一发小甜饼混个更

待到达木叶之时已近昏黄,天色暗沉云层灰白厚重仅遥远天边仍余一线光亮。早春的天仍旧很冷,寒意随风透过衣襟悄然渗入,裸露黑色手套之外的手指甚至有些发僵。
沿路前行径直走向火影楼步伐稳健靴底与地面摩擦碰撞嗒嗒作响,披风下摆迎风掀动于周身辗转飘扬。途中眼角余光自道路两旁扫过,许久未归村中又添些许陌生景致,新建房屋与渐趋繁华之景彰显领导者所下之苦功。

步履匆匆推开火影室大门果见人埋首桌案,待闻推门之声方才抬首望来霎时面现惊喜之色。唇瓣微启喉结滑动低沉嗓音响起语调平静。
“我回来了。”

略去寒暄话语直截了当切入主题,大概经历先前已在信件中谈到,只有细节部分不便尽数书纸面,...

剑八攻略记事(八千流中心,cp剑八x八千流,同人向。不定时更新)

1.少女心事

八千流歪着头看向身边女人柔美的侧脸,一时之间有些出神。
卯之花察觉到她的目光,抬头对八千流微微一笑,“怎么这么看着我?”
“因为…卯之花姐姐好漂亮啊。”她喃喃着。
四番队队长卯之花,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敢轻视的女人,即使她平日里看上去一贯是温和柔婉的。但隐藏在那副温柔外表之下的则是无可争议的强大,因为她是那个曾有初代剑八之名的卯之花八千流。
卯之花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让人生不出嫉妒之心的女人。
小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吧?包括给自己的名字也是源自对她的憧憬,一想到这一点女孩心里就不可抑制的有些沮丧。
“八千流长大了也会很漂亮的哦。” 一只纤细的手温柔的抚过八千流柔软的发丝,暖意经由发顶传达。
但...

『噩梦·因修』

——————————————————————————

被噩梦惊醒突兀从床上坐起,呆坐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只是一个梦。放松下来疲惫的将身体向后倚在床头挡板上,怔愣的望着窗外明月。

只要一闭上眼,方才梦中情景便会在脑海中重现。满眼可见的猩红鲜血、长刀反射的凛冽寒光。

以及……

突然他感觉胸口传来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心脏处仿佛被一双无形大手紧紧攥住,让他不由得抬手捂上心口嘴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牙齿紧紧咬住下唇脸上现出痛苦之色,眸底有掩饰不住的惊恐,一滴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


『哥哥…。』


突然阿修罗跳下了床,打开房门在走廊上飞快的奔跑着,木质地板受到踩踏发出闷响声。

他在一扇...

#带琳#给带土的一封情书



你知道吗?带土。

你长大之后的模样和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什么时候那个带着风镜脸上洋溢着笑容对我说要拯救世界的男孩变成了如今冷漠阴沉的消瘦男子?

这是为什么,因为我吗?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看见你了,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高兴,无论如何你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安慰了。我看见了你脸上的惊恐和绝望,听见了你的哭喊,撕心裂肺。就在那时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喜欢,不同于少女的憧憬,带着一种震撼灵魂的深邃。我想要伸手触碰你,可手掌穿过你身体的虚无击碎了我仅剩的幻想。

是啊,我已经死了,死在了卡卡西的手里。但这是我自愿的,所以不要怨卡卡西。我知道被利用了,冥冥中有一种力量指引着我,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所以宁愿死在卡

「梦境·死亡」[宁天]

——————————————

站在重重迷雾之中茫然的看着四周,这是哪儿?五感被封只能看见四周一片灰白,沉默良久抬脚向前行去,但这片雾似乎没有边际。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感觉到了前方雾气开始变的稀薄,精神微微一震脚下加快了速度。

走出雾气范围之后,下意识眯了眯眼打量了四周,入眼所及之处皆是一片尸山骨海,连脚下的土地都被鲜血染红了,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和尸体腐朽的味道让人闻之欲呕。

看到这幅场景不由得蹙起眉头,心底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还有些许惶然。这都是怎么了?大家人呢?

屏住呼吸压下心中那股强烈的呕吐的欲望,眼眸转动四下搜寻带着一丝希冀。

下一刻眸光无意间从某处扫过,突然间整个人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强撑着...

花落无声[白绯]——第四章

看着最后一点火焰消失后白哉淡淡开口道,“结束了,出来。”


绯真一惊,有人在一边?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出来。

紧接着一个人出现在一旁,“虎彻勇音,”白哉微微侧过头,“是卯之花队长的命令吗?”

“是,察觉到山田七席负伤的气息,就吩咐我来朽木队长这里。”

绯真愣了一下,她还记得这个女孩,一起她身体不好经常拜托四番队的卯之花队长,这个女孩有时会来帮忙。

“是吗。”白哉转身看着绯真,似乎想说什么。绯真先一步开口,“我的目的只是保证露琪亚小姐活着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而且,”绯真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朽木队长大概也发现了,我并没有什么战斗力。”

白哉凝眸看着绯真,从一开始他便觉察到了这个女子气息有些奇异,气息非常...

花落无声[白绯]——第三章

“卍解,千本樱景严。”

与此同时,千本樱的刀身沉入地面中的涟漪消失,地上升起两排巨大的刀刃,紧接着刀刃化为亿万樱花花瓣散落,围绕成球形将佐马利包裹。

佐马利震惊的看着这一切,“这是什么...”,他咬紧牙关,额头上汗水滴落。“你个混蛋!这种东西...”,说完双手一拍,浑身上下的咒眼大睁,“用我全身的‘爱’将一切进行支配!”,随着他的话语,所有的咒眼都亮了起来。

“放弃吧。”围绕成球形的刀刃闪开了一个缺口,露出了白哉淡漠的身影。“你说你的眼睛一只只能支配一个对象吧。你全身的眼睛加上双眼也只有五十只,用你仅仅五十只的眼睛,如何支配我这些可以遮天蔽日过亿的刀刃。”“‘不可能,终归什么也做不到’你对我说过这些...

花落无声[白绯]——第二章

且说绯真乍一件白哉心神有些恍惚,再加上对白哉和露琪亚的伤势颇为忧心,一时间便愣那儿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花太郎看看了四周发现了一旁的露琪亚顿时又是一声惊叫,“露琪亚,露琪亚你怎么样了?”

这时佐马利突然运起了能力,顿时白哉的手便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白哉看着自己的左手,下一秒便举起右手中的千本樱毫不犹豫的对准自己的左手砍了下去,顿时又是鲜血四处飞溅。

看到这一幕的花太郎又是一声惊叫,“朽木队长,你在做什么!”同时绯真感觉心像是被揪住似的,白哉大人......。佐马利的能力她是知道的,颇有些麻烦。虽然她觉得对于白哉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心中还是十分担忧,尤其是看到白哉再次受伤之后,她差点就控制不住的冲...

花落无声[死神,白绯]——第一章

与此同时,虚夜宫某处,一个白衣女子正在急匆匆的奔跑着,身影不时闪现,一张白色刻有樱花纹路的面具遮住了她的容貌。突然她停下了脚步,望着不远处一个跑得气喘吁吁的少年,一边跑一边嘴里还嘟囔着“好冷啊,再多穿点就好了。话说回来朽木队长也太过分了,刚到就不见人影了。我明明在出发前就告诉他,我不会瞬步的。”

听到这番话女子心神狂跳,果然他也来了吗?虽然之前她就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灵压,可还是不敢确定。女子有些失神的喃喃着,“白哉大人......”

是的,这个女子就是被众人公认已经死亡的护庭十三队之六番队队长、四大贵族之一朽木家的第二十八代当家朽木白哉的夫人,朽木绯真。

绯真强行稳定了心神,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

花落无声[死神同人,白绯,半原著向]——序章

虚夜宫某处。

一位金色双眸,戴着骷髅耳环的壮硕的黑人男子正一手拿着刀打量着面前地上躺着的女孩,嘴里喃喃着什么。

“很遗憾没法让你报上姓名,那也是命运。你该走了,死神。”说完便举起手中的刀缓缓的砍下。

正在这时,门口现出了一个人影。

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手中的刀,转头望去,一个黑发紫眸的男子正冷漠的看着他,身上还穿着死霸装和一件白色羽织,颈间围着银白色的颈巾。

“你是哪位?”黑人男子打量了一会儿来人开口道,“那个羽织,看起来像是队长级别的。”

发现来人并不回答,他又自顾说道,“我在十刃中排名第七。第七十刃,佐马利·路鲁”

男子冷冷的看着佐马利,“没有必要回答,我们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

12
©楚狂人 | Powered by LOFTER